元游棋牌通比牛牛|850通比牛牛什么牛最大
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东京富士美术馆馆长:日本何以拥有这些西方艺术收藏

2019/02/28 11:07:13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陆林汉
   
从文艺复兴到现代艺术,贝利尼、安格尔、德拉克洛瓦、透纳、马奈、莫奈、梵高、莫迪利亚尼……这些都是西方艺术史中振聋发聩的名字。

image.png
东京富士美术馆馆长五木田聪


  采访者:陆林汉


  受访者?#20309;?#26408;田聪


  从文艺复兴到现代艺术,贝利尼、安格尔、德拉克洛瓦、透纳、马奈、莫奈、梵高、莫迪利亚尼……这些都是西方艺术史中振聋发聩的名字。包括这些经典作品的“西方绘画500年——东京富士美术馆馆藏作品展”目前正在上海宝龙美术馆展出,并成为沪上的热门展览。


  上海宝龙美术馆与上海天协文化近日邀请东京富士美术馆馆长、展览策展人五木田聪先生在沪进行了讲座 。在讲座前夕,“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专访了东京富士美术馆馆长五木田聪先生,谈及美术馆的馆藏、日本与西方绘画的关系等问题。


  记者:可否请您介绍下日本东京富士美术馆?


  五木田聪:日本东京富士美术馆成立于1983年。创始人池田大作先生为美术馆做了精心的准备,(准备了许多年),并于1983年开馆。而在这之后的35年中,我们每年都陆续为馆内添加一些收藏。特别是在上世纪90年代这一期间,我们加大了对于西方绘画的收藏。


  记者:目前东京富士美术馆的馆藏有多少件,其中西方绘画作品的数量有多少?


  五木田聪?#20309;?#20204;馆藏约3万件,其中,西方绘画约1000件左右。这1000件西方绘画中,有100件是陈列在东京富士美术馆的常设展厅中,供观众参观。


image.png
《行政长官的肖像》、乔凡尼·贝利尼,木板油画,约1507年


  记者:1000件作品中,哪一时期作品比较多?目前收藏的年代最久远的作品是哪件?


  五木田聪:如果从年代来说,19世纪至20世纪的作品比较多。而年代最久远的作品则是文艺复兴时期,贝利尼的《行政长官的肖像》。这件作品也在此次展览中展出。


  文艺复兴是以意大利中部佛罗伦萨为中心?#27604;?#36215;来的,随后影响到了意大利各地。在意大利东北部则有威尼斯的文艺复兴,从15世纪开始迅速发展起来。佛罗伦萨的艺术注重的是形态和素描,而威尼斯则注重色彩、光与影的绘画效果。当时,除了以宗教为主题的历史画,还有肖像画。


  这些肖像画是针对特定模特所绘的人物画,同时?#20174;?#20102;当时威尼斯的氛围和画家所处?#32435;?#20250;及?#36125;?#32972;景。这幅作品《行政长官的肖像》是由有“圣?#23500;?#23478;”之称的威尼斯画派巨匠乔凡尼·贝利尼所画,描绘的是行政长官的肖像,选取倾斜的右侧角度,捕捉人物的“3/4侧面”胸像,是古典绘画中非常经典的画法。


image.png
《漫步》,爱德华·马奈 ,约1880年


  记者:馆藏西洋画中有你们公认的“镇馆之宝”吗?


  五木田聪:即使是我们馆内,大家的看法都有些不一。我个人看来,要属马奈的作品《漫步》,这张作品也在此次展览展出。在19世纪之前,西方艺术作品所呈现的风格和19世纪末至以后的艺术作品所呈现出的风格是完全不同的。而马奈正处在这条分界线中,是最具代表的人物。


image.png
日本东京富士美术馆


  记者:与中国不同,日本在上世纪有着购买、收藏西洋绘画的经历。可否谈一下日本的西方美术收藏历史?


  五木田聪:首先,我们会谈及到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这就不得不提及一位相关人物,松方幸次?#19978;?#29983;。他收藏了许多和西方绘画有关的藏品。此外,还有一座大原美术馆,是一座私立美术馆,其创始人大原孙三郎也是在西方绘画的收藏界里十分有名。


  提到日本的西方绘画收藏,就会提到刚才说的松方先生和大原先生。这两人应该说分别是日本东边与西边的代表性的人物。目前,松方先生的藏品都在国立西洋美术馆中。特别是在明?#38382;贝?#20197;来,日本对于西方绘画收藏的倾向特别显著。同时,这两个人的收藏也对日本西方绘画的收藏有很大的影响。


  从日本民众来说,大众对西方绘画崇拜的心情是一直有的,尤其是在这100年里,这种崇拜倾向是比较明显的。


  记者?#21512;?#22312;这样的西方绘画崇拜倾向还有吗?


  五木田聪:有。现在日本民众也非常愿意观看西方的作品。?#28909;?#35828;印象派的凡高、莫奈等人的作品,在日本依旧很受欢迎。


  但是,这样的崇拜和以前相比发生了变化。以前,日本民众会?#19981;丁?#23815;拜一些有名的画家的作品,但现在,日本民众趋向于去观看那些背后有背景、有故事的作品。?#27604;唬?#36825;样的作品数量会比较少,但民众更多的会去愿意了解背后的故事。所以,目前这种作品在日本会非常受欢迎。


image.png
《牧鹅少女》,让-弗朗索瓦·米勒 (1814——1875),1866-1867年,布面油画


  记者:这是否可以理解为日本观众不再只局限于看表面,看名气,而是提升了美术修养,会去挖掘作品的故事了。


  五木田聪:是的,的确是这样。


  此外,在以前,日本对西方绘画崇拜的心理是非常强烈的。但在这10年至15年间,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后,我感觉日本民众开始重视日本本土的美术了。除了重视以外,还对本土艺术抱有崇拜、尊敬的心理。在日本,我觉得现在的西方绘画、西方艺术与日本艺术之间的关系属于一种平衡的状态。不像以前,民众更倾向于西方艺术。


  记者:这是否和?#36125;?#33402;术的推广、全球化及多元化问题相关?


  五木田聪:是的,这是有关联的。我想这背后有多种原因。


  我个人认为,1945年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日本都是对美国的文化、?#20998;?#30340;文化非常崇拜的。而经过了半个世纪的发展,这样的现象逐渐有了转变。日本民众感受到了本土文化的厚重与魅力。


  还有一个现象是比较有意思的。在日本动漫发展起来以后,现在有部分日本年轻人,尤其是女性?#19981;?#21160;漫。而这些群体中的部分人群就很?#19981;?#26085;本的佛造像、日本刀等,他们对佛造像、日本刀等相关展览都非常有兴趣,因为动漫里包含了丰富的日本文化元素。


  记者:在展览方面,你们是如何从众多馆藏中挑选作品的?


  五木田聪:实际上,这次展出的60幅作品最初是由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的策展人杨东江老师及相关的工作人员一起来到日本东京富士美术馆进行挑选的。根据他们的要求,我们馆方进?#20449;?#21512;,挑选出了这些作品。


  在我看来,这样挑选的结果就像是教科书一般,通过梳理出的西方绘画作品,我们可以看到西方绘画的发展情况。而在展陈方面,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和宝龙美术馆都运用了?#32422;?#22330;馆的强项,这是非常好的。


 image.png
《雪中狩猎》,小?#35828;謾?#21187;鲁盖尔, (1564-1638)17世纪,木板油画


  记者:目前,日本东京富士美术馆是如何保护、展示这些西方绘画作品?如何向公众传达这些西方艺术品背后涵盖的历史故事?


  五木田聪:谈及保护作品,我想每个美术馆、博物馆都是这样做的。首先是对于展厅内温湿度的控制,需要365天,24小?#21271;?#35777;温度与湿?#21462;?#32780;在我们的仓库内,也是同样的情况,达到温湿度的同步,这是保护作品中非常重要的事情。


  而对于向普通大众传达艺术品背后故事方面,我们在东京富士美术馆的网页上会对这些有历史背景,对故事性比较强的作?#26041;?#34892;了一些细致、专业的介绍。?#27604;唬?#22914;果观众来馆内看这些作品,展厅内的作?#26041;?#32461;还没有做到那么全面,在作?#26041;?#32461;方面并不如网页上的多。


  虽然美术馆在开馆前期做了很多的准备,但在开馆期间,我们的仓库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空的,藏品并不算多。在1983年至1999年的这15年间,我们逐渐开始收集来越来越多的作品。21世纪开始以后,我们馆在对外宣传上也是做了三个工作,一是馆内的展览?#27426;?#26159;通过网页介绍作品;三是配合展?#20048;?#20316;相关图录。?#27604;唬?#36824;有一些配合展览的相关活动,例如讲座等。


  记者:在日本,观看展览、参加讲座等活动的群体是什么样的?


  五木田聪:目前来说,我感觉参加讲座等相关活动的群体以中老年偏多。另外,我们美术馆的观众是女性较多。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东京富士美术馆位于东京的八王子?#23567;?#20843;王子市拥有55万人口。除了根据展?#20048;?#39064;不同,我们策划活动以外,我们每年还有定期活动,就是与当地学校合作,每周会有一天邀请学校的学生来参观我们的常设展。因此,馆内也可以经常看到学生。


image.png
此前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览“西方绘画500年”期间的馆内场景


  记者:这次在北京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和上海宝龙美术馆的展览都十分火爆,观众普遍以年轻人居多,这和您口中的日本观众的年龄层有很大的不同。


  五木田聪:对,的确出现了这样的差异。我觉得这一现象和日本的高龄少子化有一定的关联。此外,在日本,?#34892;?#22806;出工作,女性在家并?#36824;?#20316;的现象依旧常见。所以平时美术馆的参观者会以中老年或女性居多,周末?#34892;?#35266;众会增多。


  从中国的这两次展览来说,有那么多中国观众,包括许多年轻观众能来看展,我认为是非常好的现象。我希望在日本也有更多的年轻人来参观展览。


image.png
宝龙美术馆展览现场,沈骏 摄


image.png
上海宝龙美术馆展厅外,沈骏 摄


  记者:目前有计划在未来继续和中国的博物馆、美术馆进行合作吗?


  五木田聪?#20309;?#20204;的确有和中国合作的计划,但还未正式公开。在2020年的下半年,我们计划和中国合作举办一个有关?#20843;?#32504;之路”的展览,通过丝绸之路沿线的一些博物馆的协助,从中国借一些展品到我们美术馆做展览。


  (文内作品?#21152;?#19996;京富士美术馆提供)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24076;?#29256;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21482;?#29256;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26102;啵?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26102;啵?71051 电?#22467;?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email protected]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23621;?#19994;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

元游棋牌通比牛牛 重庆快乐十分开奘结果 皇家贝蒂斯巴伦西亚2019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 微信棋牌群怎么拉人 捕鱼游戏子类别 ac米兰vs乌迪内斯 一分幸运农场走势图 俏佳人注册 明日之后职业选择 热刺出品的球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