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游棋牌通比牛牛|850通比牛牛什么牛最大
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人人都该懂的哲学》

2019/02/19 10:33:04 来源:北京文艺网  
   

  一本书读懂西方哲学核心思想

  从现实生活入手,解读哲学10大关键问题

  国内外知名高校教授一致推荐!


  《人人都该懂的哲学》(平装)

  (Philosophy:A Beginner’s Guide)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中国伦理学会会长  万俊人

  南京师范大学哲学?#21040;?#25480;  王露璐

  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哲学教授  威廉·欧文

  联袂推荐


  [基本信息]

image.png


  ●分类:哲学/通俗读物


  ●书名:《人人都该懂的哲学》(Philosophy:A Beginner’s Guide)


  ●作者:(英) 彼得·卡夫(Peter Cave)


  ●译者:陶涛 张天雨


  ●定价:69.90元


  ●开本:32开


  ●页码:311页


  ●字数:230千


  ●印张:10.5


  ●出版时间:2019年 1月


  ●责编:王青青


  ●出版社:湛庐文化/浙江人民出版社


  ●图书品牌:湛庐文化·心视界


  ●ISBN: 9787213090844


  ●CIP: Ⅰ. ①人… Ⅱ. ①彼… ②陶… ③张… Ⅲ. ①哲学-通俗读物 Ⅳ. ①B-49


  [营销标题]


  湛庐文化“新核心素养”系列


  一本书读懂西方哲学核心思想


  从现实生活入手,解读哲学10大关键问题


  国内外知名高校教授一致推荐!


  [内容简介]


  ● 如果你的行为导致了他人的伤亡,在什么条件下你不应该受到道德谴责?


  如果你朋友临终前不顾穷苦的妻儿,让你把一笔钱交给自己的情人,怎么做是道德的?


  如果人们不认同政府的治理政策,是否影响其正当性?


  你的意识和你?#28304;?#37324;的那个大脑是同一回?#38706;?#21527;?


  经过时间的推移,为什么你与10年前的那个你还是同一个人?


  ……


  所有这些哲学根本性问题的答案,你都可以在《人人都该懂的哲学》这本书中找到。


  ● 《人人都该懂的哲学》打破了传统的以时间为线索讲解哲学的模?#21073;?#36873;取了10个与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的命题,对哲学中的身心问题、个人同一性问题、自由意志问题、道德哲学、政治哲学、知识论、怀疑论等核心思想进行了充分翔实的论证。跟随作者所讲的案例、旁征博引的哲学大师的观点、哲学史上的论争等,你可以将西方哲学的核心思想和核心智慧收为己用。


  ● 《人人都该懂的哲学》属于湛庐文化重磅推出的“新核心素养”系列图书之一。本系列图书致力于推广通识阅读,扩展读者的阅读面,培养批?#34892;?#24605;考的能力。其中涵盖了哲学、心理学、法律、艺术、物理学、生物科技等诸多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的知识,其中《人人都该懂的哲学》的内容涵盖了西方哲学的核心思想,让你一本书了解西方哲学的核心智慧。


  [编辑推荐]


  ● 拓展知识广度与深度,培养批?#34892;?#24605;考能力,通识读本“新核心素养”系列重磅推出!


  现代大学的学术分科太过专门,知识被?#29616;?#21106;裂,于是通识教育与通识阅读应运而生。本书?#30340;?#30340;在于让读者对不同的学科有所认识,能将不同的知识融会贯通,培养独立思考能力,最终成为一个兼备人文素养与科学素养的全面发展的人。


  ● 探究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哲学命题,一本书读懂西方哲学的核心思想和核心智慧。


  本书从道德、自由意志等与生活密切相关的哲学命题出发,将整个西方哲学的核心思想融入这些问题的论述之?#26657;?#35753;你通过案例和故事,在轻松阅读的过程中汲取西方哲学的核心智慧,学会理性判断、独立思考。


  ● 打破传统的以时间为线索的哲学讲解模?#21073;?#20174;10个根本性问题出发解读哲学。


  身体与心灵、大脑与意识、道德哲学、政治哲学、怀疑论、知识论、?#31995;?#35777;明……从10个根本性的问题出发,带你走进哲学的浩瀚世界。


  ● 国内外知名高校教授一致推荐的哲学入门书,简单、有趣且好读!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中国伦理学会会长万俊人,南京师范大学哲学教授王露璐,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哲学教授威廉·欧文等联袂推荐。


  ● 湛庐文化出品。


  [作者简介]


  彼得·卡夫(Peter Cave)


  ●纽约大学伦敦校区哲学老师,并曾在大量国?#25163;?#21517;大学担任客座讲师。在他的课上,晦涩的哲学变得清晰且有趣,吸引了大量的学生为哲学驻足。


  ●英国知名作家,已出版10余部作品。因为他的作品兼具思想?#38498;?#36890;俗性,获得了广大读者的认可,于是受邀为BBC广播公司的哲学节目撰写稿件。因为在传播哲学知识的同时还极具幽默性,所以该节目也广受欢迎。


  [建议上架]


  哲学/通俗读物


  经销商:北京湛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坝路7号院创意总社1949 8A楼


  电话:010-56676356


  [各方赞誉]


  何为哲学?哲学何为?#20426;?#20154;人都该懂的哲学》一书以简明的方式和日常的?#22365;錚?#32473;出了常人开卷即明的通俗解答。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本书以通俗易懂的论述却传达出了深刻而复?#21360;?#23439;观而实用的思想。何谓言简意赅?请观斯言!


  ——万俊人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中国伦理学会会长


  哲学源于对世界的好奇。然而,当人们试图为这些“好奇”找到答案时,却常常困扰于那些看似复?#21360;?#33392;深甚至晦涩的哲学问题。本书不仅通过呈现最为重要而深刻的哲学问题回答了什么是“人人都该懂的哲学?#20445;?#26356;通过这些问题的生活化和论证的通俗化提供了“人人都能懂的哲学”。


  ——王露璐  南京师范大学哲学?#21040;?#25480;


  这本书简直完美,如果在我学习哲学的时候有这本书就好了。本书以生动、迷人、易懂的语言,介绍了哲学的所有核心问题。


  ——威廉·欧文  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哲学教授


  没有比这本书更好的哲学导论性书籍了。


  ——保罗斯诺登·格罗特,伦敦大学学院教授


  本书是一本内容清晰且精美的作品,具有非常精彩的表述与出色的总结。


  ——?#24049;病?#31185;廷汉姆,雷丁大学哲学名誉教授


  非常卓?#21073;?#36825;本书论述细致、反思性?#20426;?#35299;读清晰,且极具趣味性。


  ——蒂莫西·查派尔,开放大学哲学教授


  [目录]


  序 言   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哲学问题


  问题1   身体与心灵:什么才是人的本质?


  经验机器:人类真正?#38750;?#30340;是什么


  欺骗论证:身体与心灵是同一的吗


  反驳欺骗论证:同一者的不可分辨性原则


  二元论:心灵脱离于身体而存在


  反驳二元论:范畴错误与心身互动问题


  问题2   自由意志:什么情况下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道德责任:自由意志的重要性


  决定论:能否选择其他行为


  自发自由:能否做想做的事


  ?#26376;桑?#33021;否摆脱运气的操控


  道德主体:人是否应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问题3   同一性:什么使你与之前的自己仍是同一个人?


  心理层面的连续性


  物理身体的连续性


  个体同一性难题


  死亡对个体的影响


  问题4   道德哲学:什么是真正道德的行为?


  义务论:恪守道德原则


  功利主义:?#38750;?#20154;类幸福最大化


  美德理论:道德存在两难困境


  物种主义?#32752;?#21035;?#28304;?#20854;他物种


  间接功利主义:对选择进行计算


  功利主义与义务论的局限


  特殊主义:质疑道德理论


  元伦理学:不存在普遍的道德事实


  问题5   政治哲学:什么是国家的正当性理由?


  自然状态:建立国家是否非理性


  后自然状态:“同意”论证和“得到好处”论证


  无知之幕:政府应如何确保正义与公平


  所有权:政府能否对私人财物再分配


  税收:政府能否对个人财产征税


  自由原则:政府是否有权干涉个人的行为


  问题6   大脑与意识:人的意识是什么?


  逻辑行为主义:意识是特定的行为


  心脑同一论:意识是脑神经系统的运动


  取消物理主义:舍弃旧有术语


  功能主义:意识是复杂的功能


  人的自我意识是什么


  问题7   知识论:知识是什么?


  知识的充分必要条件


  挑战知识的必要条件


  挑战知识的充分条件


  “知道”与“相信”的转化


  问题8   怀疑论:怀疑的界限是什么?


  黑天鹅故事:对归纳?#35780;?#30340;怀疑


  归纳?#35780;?#30340;合理性


  证据与结论间必然存在逻辑断层


  内部怀疑论与外部怀疑论


  所有知识都建立在概念之上


  问题9   ?#31995;?#35777;明:如何证明?#31995;?#23384;在?


  设计论证明:?#31995;?#26159;宇宙的设计者


  宇宙论证明:?#31995;?#26159;宇宙根本的原因


  本体论证明:?#31995;?#24517;然存在


  道德证明:?#31995;?#23384;在面临道德困境


  问题10   艺术哲学:艺术的意义是什么?


  艺术创作是否应该受到某些限制


  什么是艺术作品


  艺术作品评?#26657;?#23485;容原则


  艺术鉴赏:审美无关利害


  艺术鉴赏的几个问题:从对艺术的表达到?#25512;?/p>


  艺术的审美价?#25285;?#32654;与爱


  结 语    如何探寻生命的意义?


  致 谢


  注释与拓展阅读


  译者后记


  [序]


  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哲学问题


  哲学是好奇的孩子,好奇的对象就是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不仅包括我们能够感知,即能看、听、闻、摸?#25512;?#23581;的对象,还包括人自身,即人的思想、渴望和幻想。自我以及自我对外在世界的意识共同产生了疑问、好奇以及困惑。但自我是什么?表象背后隐藏的真实又是什么?


  哲学是什么


  我们试图通过科学、数学和理性,或者通过艺术、音乐和宗教来理解世界,包括理解自我。我们生活在世界上,改变着世界,同时,相信?#34892;?#20107;值得做,?#34892;?#21017;不值得。我们拥有人性,能感觉到善与恶,感觉到社会在一定程度上保护着人们的自由、福祉与正义,也感觉到生命可能是有意义的,抑或没有。


  哲学家以哲学的方式思考着以上所?#24515;?#23481;。他们不仅思考自然世界与人类的真相,也思考如何获得关于世界的知识,以及科学理论揭示出的关于世界本质的知识。此外,哲学家还会反思其他理论和实践领域中正在发生的事情,例如数学、物理学、心理学等理论领域,以及戏剧、诗歌、艺术、音乐等实践领域内的事。


  哲学家不是任何思想共同体的公民,而这就是他成为一名哲学家的原因。


  这句话源自20 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路德维希· 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哲学家或许会?#25285;?#20182;们要对所有领域进行思考,思考就是哲学工作的心脏。所以他们才会探究心灵、时间和行为的本质,考察?#31995;?#26159;否存在的证据,论证自由意志,辨析善恶美丑是否客观。以哲学的方式思考并非一件简单容易、立?#22270;?#24433;的事。即使手不?#22659;荊?#20294;苦心孤诣的脑力劳动有时与体力劳动一样?#37327;啵?#29978;至更需一杯苦酒做伴,或者更多。


  对哲学家而言,有一个非常经典?#24535;?#26377;讽刺意味的形象?#26680;?#26684;拉底漫步在古希腊的街道上,却仰望着天空。实际上,苏格拉?#36164;?#19968;个脚踏实地的人,他的哲学肇始于对日常生活的好奇,即人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为何?#34892;?#20154;被誉为勇敢、卓?#20132;?#21338;学的,他们?#26159;?#30340;爱、美和真理是什么?因此,苏格拉底提出了著名的“是什么”的问题:勇敢、卓越、知识是什么,正义、美、真理是什么?他最擅长的事情是向人们提问,并通过辩论揭示出人们其实很无知的真相。


  于是,最具讽刺意义的事出现了?#26680;?#26684;拉底被视为?#35834;?#26368;富有智慧的人,却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无知。好吧,让我们先?#37027;?#24573;视“知道自己无知”中的矛盾吧。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该如何回答苏格拉?#36164;?#30340;追问,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哲学问题。以“美是什么”为例,苏格拉底等人认为,美的事物必然拥有一种共同的特定的性质,这种特质存在于所有美的事物之?#26657;?#24182;?#39038;?#20204;都成为美的。


  维特根斯坦(是的,他的名字还将出现多次)提出了著名的“家族相似性”理论(family resemblances),并认为,用同一个术语描述不同的事物足以?#24471;?#36825;些事物彼此有相似之处,却不能?#24471;?#23427;们有一个共同的性质。例如,棋牌、运动等都可以?#24576;?#20026;?#22365;?#25103;?#20445;╣ame),但它们之间难道一定要具有共同的性?#20107;穡?#31616;单点说就是,或许可以在不同游戏之间找到一些相同或相似之处,却无法找到一个对所有游戏而言的共同本质属性。


  以上简短的分析已经让我?#35892;?#21450;一个哲学思考的对象或形而上学的谜题了,即所谓的“普遍性”。绿旗、绿草和翡翠都是绿色的,它们拥有相似性。但这是否?#24471;?#26222;遍的绿色性质以某种方式存在着,并在不同时间、地点显现出来,比如在此处的绿旗或彼处的绿草那里显现呢?


  正是这种思考,使柏拉图提出了“理念论?#20445;?#20182;将视线从不断变动的物质世界转向了?#30475;?#31934;神的幻象世界,并认为里面存在着永恒不变的抽象概念或理念,这些理念包括柏拉图所关注的正义、美、真理、平?#21462;?#20294;之后,他却不得不承认,按照这一理论,许多毫无价?#25285;?#29978;至是很糟糕的理念也同样出现在理念世界中。


  哲学探究什么


  哲学与智慧有关:从词源学来看,“哲学”这一术语起源于古希腊,意思是“爱智者”。“智慧”意味着对人生的理解更加宏大、深刻、富有洞察力,并且比关注现实世界的研究,如考古学、心理学和物理学等更具有普遍性。当然,诗歌、小说和宗教也可以富有洞察力,但与之相比,西方哲学?#20174;?#30528;显著的不同?#26680;?#26356;注重理性论证、清晰表述,并且对论证的前提也非常谨慎。正因如此,西方哲学亦不同于东方哲学和后现代作品。不同的方法会对人们产生不同的影响,从而致使人们对“事物原本是什么”以及“事物应该是什么?#32972;?#19981;同立场。


  不过,当代的哲学家似乎早已不再为哲学思考贡?#23383;?#24935;了?#26680;?#20204;往往是大学教师,通过发表一篇又一篇的论文获得资助和教席,而论文的引文和参考文献也越来越长。他们?#28304;?#20026;荣,并感到满足。但在早些时候,情况却完全不是这样的,比如弗兰西斯· 培根(Francis Bacon)是一位大法官,并?#20197;?#34987;监禁;斯宾诺莎(Spinoza)的工作是磨镜片;莱布尼?#27169;↙eibniz)是一位外交官,还做过图书馆管理?#20445;輝己病?斯图尔特· 密尔(John Stuart Mill)就职于东印度公司,夜间兼职做记者,后来还担任过国会议员。


  除此之外,今天的哲学也越来越专业化了,就像一个科学领域,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进入。假若检视当代的哲学研究,你会发现,你通常需要面?#28304;?#37327;抽象的论证、技术性的术语,有时还会出现罕见的符号。毫无疑问,用这种方式也能做出好的哲学,尤其是在逻辑研究领域,但我们却不能因?#21496;?#35823;以为哲学只是一种技术工作,除了专家,其他人都无从理解。


  几个世纪以来,许多伟大的哲学家不仅通过哲学难题,同时也通过思考数学与科学问题来锻炼心智。比如亚里士多德、勒内·笛卡尔(René Descartes)、斯宾诺莎和莱布尼茨等哲学家便从?#38706;?#31181;实证的研究,其中笛卡尔和莱布尼茨还是非常著名的数学家。然而,即便哲学家们能够解释科学发现和科学概念,但他们也不是科学家。因为他们所思考的是诸如电子究竟是像生活中的桌椅一样客观存在,还是只是理论中的假设等问题。他们根本不会冒着爆炸的风险在实验室做实验,更不会冒着受伤的风险去进行考古挖掘。


  哲学家们探究的概念和关心的问题,通常都是人们已经觉察到的,无论是在古希腊、21 世纪的?#20998;蓿?#36824;是在南美洲的某个部落,人们都普遍意识到了这些问题。比如“我们究竟是谁”“我们究竟在何处”“如何处理欲望之间的冲突”“我们谈论的公平是什么?#20445;?#20197;及“我们担心的生命意义是什么”等问题。


  如何进行哲学思考


  了解哲学最好的方式就是亲自参与其中。对于各种问题,虽然哲学里充斥着大量正确的和错误的答案,但问题的关键从来不在于找到答案,而在于我们能?#24576;?#35797;以自己独特的视角去观察世界,调和不同的观点和看法,从而解决各种疑问。


  哲学家通常都会说一些非常奇怪的话。不过只要深入了解,你就会发现,他们之所以这样说都有很好的理由。而正是由于这种哲学式的求知与好奇,哲学家们对表象背后的真实往往有截然不同的理解。比如?#25285;?#22312;前苏格拉底哲学(Pre-Socratics),即苏格拉?#23383;?#21069;的古希腊哲学?#26657;?#36203;拉?#27515;?#29305;认为“万物皆流?#20445;?#32780;巴门尼德(Parmenides)却认为“存在是不生不灭的”。在近代,斯宾诺莎想要论证?#31995;?#21644;自然是同一的,而乔治· ?#32431;死常℅eorge Berkeley)则试图?#24471;?#29289;理对象只不过是经验中的各种感觉的积累。在20 世纪早期的剑桥,麦克塔格特(McTaggart)认为时间?#30475;?#26159;一种幻觉,乔治· 爱德华· 摩尔(G. E. Moore)则嘲讽地说他的早餐无疑要在午餐之前享用。


  哲学家热衷于论证,且经常与有悖于自己观点的人进行辩论。这也是哲学思考令人痴迷的众多原因之一。研究哲学没有捷?#19969;?#28145;入思考问题,将片刻的顿悟编织成一个连贯的整体,需要花费很多时间,需要慢慢来。此时,我怎么会舍得?#29260;?#22312;序言中再一?#25105;?#29992;维特根斯坦的机会呢?#31354;?#20301;痛苦的天?#26049;?#32463;说过,当两位哲学家见面打招呼时,他们应该?#25285;骸?#24930;慢来。”阅读哲学、研究哲学、思考哲学,一定要花时间、慢慢来。


  如何阅读本书


  哲学家们要进行理性?#35780;懟?#21746;学基本是一门先验的学科,它?#35272;?#20110;人们基于概念、观念和前提进行的理性?#35780;恚?#32780;非实证研究或经验观察。一旦论证过程中出现矛盾,便?#24471;?#23427;?#35892;?#30340;,需要再对其进行修订。本书是对西方哲学的介绍,因此也强调理性?#35780;?#21644;论证。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贬低情感、美和意义的价?#25285;?#23427;们也同样重要。进一步?#25285;?#25105;们应该意识到,每位哲学家的立场都建立在自身的情感之上。毕竟,追寻真理之人都怀有对真理的情感欲求。


  本书是一本导论性作品,你无须花费精力了解大量的术语和理论,毕竟已经有很多?#21028;?#30340;?#23454;?#21644;百科全书对它们进行了解释,如果你想要了解的话,可以参见注释和拓展阅读部分。在本书?#26657;?#25105;慎重挑选了一些重要的主题进行论述,它们都提出了深刻却令人难以回答的问题,且大多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当然,有时我也会说一说自己的立场。综合而言,在这本书?#26657;?#35835;者会接触到许多重要的理论与观点,了解到一些影响深远的哲学家。而本书的目标就是将这些哲学问题呈现出来,从而诱发读者进行进一步的思考与阅读。


  阅读哲学作品,不同于阅读小说。阅读哲学作品时,?#34892;?#31456;节你可?#26376;?#35835;,只需对问题产生一种?#26696;?#35273;?#20445;?#32780;某些思想和疑问则需反复琢磨。所以,你不妨这样去做吧,在泡澡或在火车上时读一读,或将其作为睡前的催眠手段,当然,我更加希望你能通过阅读保?#32456;?#27491;的清?#36873;?/p>


  “万物皆相关?#20445;?#24076;波?#27515;自?#32463;这样写道。这句话?#24471;鰨?#35768;多问题之间都是互相联系的,而?#33402;?#21477;话也经常出现在不同语境中。本书亦是如此。初次提到某些概念和问题时,你或许会感到困惑,但它们会不断被提及,并出现在不同章节之?#26657;?#36825;样你便能?#30001;?#23545;它们的理解。尤其是在“身体与心灵:什么才是人的本质?#20426;?#19968;章?#26657;?#20171;绍的问题会比较多,之后的章节将会分别对其进行进一步的讨论。


  [精彩样章]


  问题4:道德哲学:什么是真正道德的行为?


  假设厄斯金是你的?#38376;?#21451;,他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你陪在他身边,向他?#20449;担?#19968;旦他去世,就把他藏匿起来的现金转交给他年轻貌美的情人利蒂希娅,但她对这笔钱一无所知。厄斯金去世了,正当你准备去找利蒂希娅之前,你忽然发现利蒂希娅是一个非常富有的交际花,厄斯金本人也早就知道。同时,你还惊讶地发现,厄斯金还有前妻和女儿,她们都深爱着厄斯金,并为他的?#26639;?#21040;悲伤,而且她们一直生活在?#29420;?#20013;。毫无疑问,你现在可以任意处理这笔钱,可是,你应该怎么做呢?


  人们的第一?#20174;?#36890;常是,将这笔钱占为己有一定?#35892;?#35823;的,无须多想。确实,假如从道德的维度来考虑应该如何行事,将钱占为己有?#35892;?#35823;的。从表面上看,道德与自利通常是对立的。当然,它?#26725;?#23572;也表现出一致性,比如看见有人落水,在情感上,即自利维度上,你想要救助他,同时在道德维度上,你也应该救助他。但从本质上来?#25285;?#20986;于自利或个人欲望的行为与道德行为不是同一回事。这种观念源自我们接下来要?#25945;?#30340;一个问题:人类是否可以?#35272;蕩看?#30340;道?#38706;?#26426;,而不?#35272;等?#20309;涉及利益的动机来行动?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在讲自由意志时已有所涉及,谈到了人类行为是否都是出于自利的动机。


  回到厄斯金的事例。有人坚称,永远都不应该背叛自己的?#38590;浴?#26377;人主张,就应该把钱转交给他的前妻和女儿,纵使背叛?#38590;?#20063;无所谓。或许还有人更无?#21073;?#35748;为应该把这笔钱捐出去,拯救更多处于饥荒中的人。“何必仅仅偏向一个家庭?#20426;彼?#20204;认为,当声称“我没有违?#21576;难浴?#26102;,你所关注的其实不过是自己的品德或声誉罢了。


  这些不同的答案其实涉及不同的道德理论或伦理理论,因此,下面我们将会转而讨论这些影响深远的理论。我们会?#25945;终?#20123;理论的原理或原则是否在日常的道德常识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当然,我们还会?#25945;?#19968;些哲学家是如?#38382;?#29992;“伦理学?#20445;╡thics)和“道德?#20445;╩orality)这两个概念的。


  为了避免混淆,?#19968;?#38656;要提醒大家?#27721;?#22810;关键的道德术语,比如“好/ 善?#20445;╣ood)、“应该?#20445;╫ught)、“正确?#20445;╮ight)以及它们的对立面,都有非道德的用法与含义。


  先来看“应该”这个词。或许你吃饭应该使用刀叉,但这个“应该”只涉及生活习惯或用餐礼仪。假如你去前线作?#21073;?#20320;应该考虑好撤退的策略;假如你要?#38750;?#26435;力,你应该想好如何压制你的对手。这种“应该?#31508;?#22312;向我们推荐手段或方法,以便实现某个特定的目的,但并不涉及这些目的和手?#38382;?#21542;道德。与其说它们是不道德的(immoral),不如说它们是非道德的(amoral)。再来看“好/ 善”这个词。我们或许认为默万威是一个好的剧作家,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是一个好人。同样,好的刀子?#24471;?#20992;子锋利,好的盗贼?#24471;?#20599;盗技术卓?#21073;?#20294;他们都不能因此而得到道德意义上的赞誉。


  义务论:恪守道德原则


  ?#34892;?#20154;坚称,我们必须恪守道德原则,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康德。他们认为,诸如违?#21576;难?#36825;样的行为,在道德维度上始终都?#35892;?#35823;的。具体来?#25285;?#21482;有在一个道德原则与某个更高的道德原则互相冲突的情况下,人们才能根据更高级的道德原则行事,而违背?#22270;?#30340;道德原则。举个例子,假如我们必须在违?#21576;难院?#35851;杀之间做选择,那么一条道德原则就必须让渡于另一条道德原则。而在这里,虽然遵守?#38590;院?#19981;杀人都是绝对义务(absolute duty),但要如何进行选择其实是显而易见的。


  以上便是义务论(deontology)的应用情况,而在“deontology”这个?#25163;校癲eon”的意思便是义务或责任。道德义务?#35272;?#20110;某些具体的道德原则,这些道德原则决定了人们的基本权利。义务论与人们对?#31995;?#30340;信仰和谐一致,但并不?#35272;?#20110;信仰,其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义务论要求人们服从道德原则,而?#31995;?#35201;求人们服从他的命令。


  义务论面临的一个最直接的难题是如何揭示道德原则。如上所述,诉诸?#31995;?#26159;方式之一。但是,康德?#35780;?#20986;?#20439;?#24049;的方法,即他经常提到的“定言命令?#20445;╟ategorical imperative),他认为这是所有道德原则的根基。定言命令?#34892;?#22810;?#30452;?#36798;方?#21073;院?#25105;们会讨论其中最核心的一种。定言命令的精髓在于,永远都不应该把人仅仅视为实现目的的手段,人就是目的本身。我们要尊重人类,因为人类是?#26376;?#30340;主体,即自由且能自我管理的,拥有自己的权利。这种尊重意味着我们要遵守许多原则,例如在与人相处时要坦?#24076;?#32780;不要考虑任何后果。假如违背了?#38590;裕?#37027;我们?#22270;让?#26377;尊重厄斯金这个应该被以诚相处的主体,也没有尊重自己的理?#38498;?#23562;严。


  功利主义:?#38750;?#20154;类幸福最大化


  康德的义务论与道德理论中的另一派,即结果论存在冲突。结果论认为存在一个至高无上的原则,即行为是否道德都取决于行为的后果。结果论理论?#26657;?#26368;著名的就是功利主义(utilitarianism),以杰里米· 边沁(Jeremy Bentham)和?#24049;病?斯图尔特· 密尔(John Stuart Mill)为代表。直到现在我们还可以看到边沁先生,他的遗体穿着生前的?#36335;?#20877;配着一个蜡像头,安坐在伦敦大学学院里。


  根据功利主义的思想,正确行为是效用最大化的行为,但“效用”并不能被理解为“有用?#20445;?#32780;是指人类幸福的最大化,也有人认为是人类痛苦的最小化。这个理论需要人们展望未来,并根据未来可能出现的结果来判?#31995;?#19979;如何行动才是道德的。而与之不同,义务论的立场是回溯过去,因为一个人当下的义务取决于曾经发生的事,比如许下的?#38590;浴?/p>


  功利主义最经典的理论是边沁的最大幸福原则,即正确行为是使最大多数人获得最大幸福的行为。当然,无论是从学术上还是从实践上,都曾?#34892;?#22810;人对如何界定幸福,以及如何判断行为的结果进行争论。就本章开篇提到的这个情景来?#25285;?#20551;如把钱给利蒂希娅,她获得的幸福可能是微不足道的,而假如把钱给厄斯金的前妻和女儿,显然能够带来更大的幸福。而且,厄斯金已经去世,他也不会因为你违?#21576;难?#32780;感到任何痛苦。因此,站在功利主义的立场上,忽略同一性问题中提到的死后伤害,把钱给需要钱的?#27010;?#23601;是道德行为。当然,假如其他选择能够带来更大的幸福,比如把钱用于救?#20040;?#20110;饥荒中的难民,那就应该选择这?#20013;?#20026;。


  继续往下想,假设厄斯金的女儿获得了这些财产,那么,她可能用这笔钱买了毒品,彻底毁掉?#20439;?#24049;的生活,甚至怀孕生下一堆孩子,而这些孩子长大?#38498;?#37117;变成了杀人?#31119;?#22905;也可能用这笔钱研究出了治愈某种顽疾的方?#21073;?#25327;救亿万生命。这些结果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但我们没有充分的理由对其进行预测。因此,功利主义和日常生活一样,都只能?#35272;?#20110;理性的假设。


  从表面上看,功利主义提供了一个能评价所?#34892;?#20026;是否正确的简单的原则,解决了道德难题,使道德领域的海面平静了下来。但实际上,在功利主义平静的海面之下,问题与争议一直波涛汹?#20426;?#30340;确,因为在计算幸福总量时,每个人的幸福都要计算在内,所以,幸福最大化原则必然会导致这样的情况:假如使一个人痛苦能够为其他所有人带来更大的幸福,那就应该这样去做。


  功利主义的批判者认为,功利主义只?#21069;?#20154;看作幸福的容器。按照这个思路,只要让人口越来越多,并让这些人略?#34892;?#31119;,幸福总量就能提高很多,也就得到了幸福最大化。然而,我们似乎?#24535;?#24471;,一个更幸福的世界不应该是幸福总量,即世界人口足够大,而是应该让每个人都过得更?#26377;?#31119;。当然,这样做也并没有剥夺从?#21019;?#22312;过的人的幸福。简而言之,要想实现幸福最大化,究竟是应该通过增?#26377;?#31119;之人的人口总数,还是通过让现存的每个人更?#26377;?#31119;呢?


  我们通常认为,幸福就是获?#27599;?#20048;、没有痛苦。边沁在自己的小册子里写道,假如能够获得同样的快乐,那类似于图钉游戏这?#20013;?#23401;子玩的游戏就和诗歌一样好。当然,也?#34892;?#19979;流的人认为,图钉游戏是性爱的委婉表述。


  密尔深受边沁的影响,他读过边沁的小册子,对其既支持?#22336;?#23545;。他否定了这个图钉游戏和诗歌的等?#21073;?#32780;是认为,?#34892;?#24555;乐是更加高级,更有价值的。有人认为,功利主义就是支?#33268;?#36275;自己的欲望,这种理解肯定不?#35270;?#20110;密尔的功利主义。在密尔那里,图钉游戏、足球和性等欲望的满足,带来的都是?#22270;?#30340;快乐,而高级的快乐来自诗歌、哲学和友谊?#21462;?/p>


  密尔有一句名言:“做一个不满足的苏格拉底,远好过做一只满足的猪。”根据这个说法,我们或许可以认为,在计算幸福总量的时候,密尔是将动物的感受也计算在内的。边沁也是如此,他认为,道德问题所关注的对象,既不取决于他们是否有理性,也不取决于他们是否能使用语言,而是根据他们能否感受到痛苦。边沁希望,有一天,“人性可以覆盖到所?#24515;?#22815;呼吸的生命”。边沁反对物种主义,认为我们不应该无视其他物种的痛苦,而仅仅因为它们属于另一个物种。


  密尔偏爱苏格拉底似的而非像猪一样的人,这可不是什么怪?#20445;?#22240;为我们都不得不承认?#34892;?#29983;命比另一些生命要更加完满。或者?#25285;?#30456;较于快乐,密尔是在更宽泛的意义上理解幸福昌盛。而幸福昌盛意味着我们要进入这个世界,并获得自身的卓越。回想有关身体与心灵的问题中提到的经验机器,虽然密尔很可能让我?#21069;?#29031;自己的自由意志做出选择,但我们可以推测?#26680;?#24182;不建议使用这个机器。


  或许很令人惊讶,但密尔的功利主义直接引出了他影响深远的自由原则(Liberty Principle)。密尔提倡自由,他认为人们要实现自身的卓?#21073;?#23601;要有选择的机会,即所谓的消极自由,使他们能以?#26376;傘?#33258;我管理的方式成为一个积极的主体,获得所谓的积极自由。但这也存在着明显的问题,毕竟通过自我实现,即?#26376;傘?#33258;我管理的方式成为卓越的盗贼或骗子,可不是道德意义上的善。于是,密尔的自由原则提出,在要求自由最大化的同时,不能伤害他人。


  根据上文所述可见,密尔的自由原则与其功利主义也存在着一定的冲突。或许,要想幸福最大化,就应该鼓励人们顺从,就应该限制人们选择的机会。想象一下,面对琳琅满目的商品,我们是多?#20174;?#35947;不决;面对本能的欲望,我们又是多?#20174;?#34850;。假如要用密尔的思想来反驳这种家长主义的观念,或许应该?#25285;?#24184;福需要?#26376;?#20316;为前提,而?#26376;?#26159;实现自我卓越的关键部分。


  想要理解密尔所说的幸福,就要从多个方面来理解,比如高级和?#22270;?#24555;乐、?#26376;?#30340;价值、友谊,甚至高尚与尊?#31995;取?#36825;受到了边沁功利主义信仰者的质疑,因为边沁的功利主义要求我们计算幸福的总量,而密尔的功利主义却违背了幸福的同?#24066;院图?#21333;性。一旦认为幸福昌盛的人生?#34892;?#22810;不同的价?#25285;?#32780;它们彼此之间不可公度,就无法以统一的计量单位对它们所带来的快乐进行计?#24682;?#22240;此,当需要在不同的行为之间进行选择时,我们就无法权衡彼此,无法做出决定。


  精彩书摘:

黑天鹅故事:对归纳?#35780;?#30340;怀疑


——以下内容摘自湛庐文化出品《人人都该懂的哲学》


  哲学家,甚至是畅销书作家,都无法绕开下面这个非常非常古老的黑天鹅的故事。曾经,?#20998;?#21160;物学家观测到的所有证据都?#24471;鰨?#22825;鹅全都?#21069;?#30340;。通过观测到的证据,比如一百万只天鹅都?#21069;?#30340;,他们信心满满地得出结论?#26680;?#26377;天鹅都?#21069;?#30340;。这也就意味着,?#38498;?#35266;测到的所 有天鹅也都将?#21069;?#30340;。但突然有一天,澳大利亚出现了一只黑天鹅。于是,普遍性的结论“所有天鹅都?#21069;?#30340;?#26412;?#34987;打破了,而且只是因为出现了一个黑天鹅的反例。


  “所有天鹅都?#21069;?#30340;?#31508;?#19968;个经验性的推论,它有可能被反?#25285;?#20107;实上也确实被反驳了。但反驳不会立刻生效,即便是发现了黑天鹅,这?#22336;?#39539;也会被暂时搁置。因为基于先前的认识,人们相信天鹅都?#21069;?#30340;,而这个生物有黑色羽毛,那它就不是天鹅。这样一来,“天鹅都?#21069;?#30340;”这一结论原本源自对现实世界的经验观察,但现在,由于人们对“天鹅”的概念进行了界定,“天鹅都?#21069;?#30340;”的真理性就由概念本身来保证了。


  当然,想要继续相信“天鹅都?#21069;?#30340;”这一经验推断,并非只能通过重新界定“天鹅?#22791;?#24565;的方式。人们还可以质疑看到黑天鹅是因为那里光线太差,或者干脆直接否认这个黑色的生物是天鹅。就像亚里士多德说的,“一燕不?#19978;摹保?#19968;个反例不足以否定先前的结论。但是,假如经过细致的调查,发现那里的光线没什么问题,这个生物的生理结构也和天鹅完全一样,那先前的结论就应该被否定了。


  上面,得出“所有天鹅都?#21069;?#33394;的”这一结论的过程就是归纳?#35780;恚?#24402;纳?#35780;?#30340;基本?#38382;?#22914;下:


  前提?#26680;?#26377;已知 F 都是 G;


  结论?#26680;?#26377;的 F 都是 G。


  F 和 G 都代表一?#20013;?#36136;,比如“是天鹅”“?#21069;?#33394;的”。即使前提为真,结论也未必为真,也就是?#25285;?#36825;个论证并不是?#34892;?#35770;证。我们在前面解释过,一个?#34892;?#35770;证,在前提为真时,结论必为真。


  归纳?#35780;硪览?#30340;是自然世界的一致性,但谁能证明这种一致性呢?有种看法是,如果归纳?#35780;?#30340;前提涵盖了无数的观察结果,那“所有的 F 都是G”的结论为真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但这种看法也面临着挑?#21073;?#27604;如有人认为,知识需要前提涵盖所有的F,不管是已观测到的还是未观测到的,也不管宇宙中到底有多少个。


  科学理论在一定程度上要?#35272;?#20110;观察。例如,关于力、加速?#21462;?#36136;量的理论,气体体积与压强的关系,液体的沸点,抗生素的功效,这些规律被假定为普遍?#35270;?#20110;整个宇宙。从电子设备到药物治疗,再到交通工具,科学理论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如果说归纳?#35780;?#32570;乏可靠性,那还有什么能为科学知识提供根基呢?


  20 世纪,以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为首的一些人,强烈反对把科学理解为归纳?#35780;恚?#21453;?#28304;?#26080;数经验观察中总结出普遍结论;相反,他们认为科学要关注猜想以及针对它们的反驳。他们认为,科学家应大胆提出经验性的猜想与假?#25285;?#27604;如所有金属加热后都会延展、所有天鹅都?#21069;?#30340;,之后再对预设的结论进行审查。如果出现矛盾,那就否定并抛弃这种猜想。如果某种猜想并没有被驳倒,也不能直接被证明为真,那就暂时接受它,留待?#38498;?#36827;行更多的检验。猜想总有一天会被反?#25285;?#36825;就是科学的“可误论?#20445;╢allibilism)。许多科学理论,从托勒密 (Ptolemaic)的地心说到牛顿经典力学,都被反驳了。但是,波普尔对归纳?#35780;?#30340;质疑导致了悖论性的后果:在他的理论?#26657;?#19982;一个仅通过少量验证的理论相比,经过大量验证之后仍?#24576;?#31435;的理论,其实并不更加可?#20426;?/p>


  正如天鹅的例子那样,需要面对来自全世界的检验的并不仅仅是理论的前提假设。假如出现了反例,我们不仅要反思理论本身,还要反思所有辅助性的?#35780;?#19982;最初的判断。比如,假设一个理论认为,化妆品会导致细胞突变,但有一次实验结果并没有显示出现细胞突变;那么,这可能是理论本身出了问题,也可能是实验时的皮肤状态不理想,还有可能是实验仪器存在误差。你可以回想一下在物理课上做的实验,如果实验结果不符合预期,你并不会认为是理论存在问题,而会认为是实验的某个?#26041;?#25110;实验者的问题。


  因此,我们还要重新反思质疑结论的方法。我们要意识到,即便找到了反例,也不能?#24471;?#20197;前推出的普遍性结论就一定?#35892;?#30340;,因为反例的出现可能还涉及许多其他因素。或者?#25285;?#25105;们需要接受一个不能被质 疑的前提,即还?#34892;?#22810;未知的因素影响着实验结果。进一步?#25285;?#32467;论错误,前提不一定错误;但前提错误,结论就绝对不再可靠了。


  实际上,科学家会判断哪些研究领域有发展前景,进而设计一些研究课题;但无论研究哪些课题,他们的科学实验都要遵循一定的范?#21073;?#27604;如某些基本理论,或对世界的基本看法。通常情况下,只有当出现革命性的变革后,他们才会改变这个基本范式。只有?#26412;?#30340;范式变得过于笨拙,或者存在太多的前提假设而无法解释新的反例时,他们才会舍弃旧的范式。当然,存在太多前提假设其实也违反了奥卡姆剃?#23545;?#21017;,即“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其?#26657;?#26368;典型当然也有争议的例子就是?#21644;?#21202;密的范?#21073;?#21363;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太阳围绕地球转,革命性地变成了哥白尼的范式。哥白尼曾经说过,“我们终于把太阳放在宇宙的中心了”。


  从某种程度上?#25285;?#31185;学进步取决于科学家的研究课题,而研究课题又取决于社会因素、资金支持、文化禁忌、政治正确?#21462;?#19968;方面,?#34892;?#35838;题可能没钱研究,?#34892;?#35838;题则可能没法研?#20426;?#27604;如,有人反对用动物做实验,有人觉得某项研究没?#24615;?#26399;?#25214;媯?#26377;人担心政府会因某项研究而认为他们是性别歧视者。另一方面,有时候科学家会把充满矛盾的实验结果扔在一边,做别的事去了,于是,只能等百年后,由历史学家从落满?#39029;?#30340;卷轴中找寻他们的错误。


  但是,如果我们要理解这个世界,就一定要有一些基本理论,不过,它们也要时?#25506;?#21463;反驳与检验。这就是波普尔理解的科学?#26680;?#21644;伪科学相反,伪科学不受反例的质疑,无法被证伪。占星学就是一?#27835;?#31185;学,因为它的预言过于模糊,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可以说它符合预言。还有人认为,分析心理学和宗教都是伪科学,有什么反例能对它们提出质疑呢?

怀疑论:怀疑的界限是什么?


——以下内容摘自湛庐文化出品《人人都该懂的哲学》


  正常的、理性的人都知道地球围绕太阳旋转,知道前几日曾阴雨霏霏,知道下周的海洋中仍有鱼?#28023;?#20294;在参加哲学研讨会时,他们通常都会态度骤变。突然间,他们似乎不再确信自己拥有上述知识,或者开始真?#31995;?#25215;认自己无知。他们开始变得多疑,甚至怀疑人类获取知识的可 能性。?#34892;?#24576;疑主义者声称万事万物皆不可知,甚至“万事万物皆不可 知?#21271;?#36523;都是不可知的。


  怀疑主义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哲学家爱里斯的皮浪(Pyrrho of Elis)。皮浪有很多奇闻逸事,比如?#25285;?#20182;无视摔下悬崖、被疯狗咬等各?#27835;?#38505;,因为他认为没有理由相信自己的感觉。?#20197;?#30340;是,他有一些正常的?#38376;?#21451;,他们会在周围保护他,使其免受灾害影响。皮浪认为,怀疑主义的目的是不动心,以使生活不受社会习俗困扰,在听闻坏消息甚至掉下悬崖时都能无视痛苦、保持平?#30149;?#37027;么,我们能否一生都持有这种怀疑态度呢?显然,这样的一生必?#24576;?#28385;了危险,而且在这样的生活中人们也难以交到朋友。不过,怀疑主义非常有意义的一点是,它提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即人们深信不疑的观念和日常行为的根基到底 是什么?


  在前面,我们提到过笛卡尔的普遍怀疑论。通过天才恶魔的假设,他尽可能地质疑了一切。而在其他人都已经接受了人要不断怀疑的时候,笛卡尔又试?#23478;?#21171;永逸地寻找到知识的基点。在?#25945;?#26222;遍怀疑论之前,我们先来看一些?#20808;?#30340;怀疑论。


  通常,人们只在特定领域内有所怀疑,比如?#25285;?#20320;或许只怀疑道德知识的可能性,但相信其他知识。比如?#25285;?#22810;个世纪以前,许多人怀疑科学“知识”的真实性,而坚信?#31995;?#30340;存在。?#30452;?#22914;?#25285;?#29616;在,人们或许会怀疑经济学理论,甚至怀疑最新的宇宙论,但对其他科学知识都感到信任。


  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是20 世纪著名的逻辑学家、?#24403;?#23572;奖得主,也是一位备受争议的政治活动家。在 97 年的人生?#26657;?#20182;曾两次入狱,还曾被剑桥三一学院和纽约市立学院解聘。罗素认为,过去的宇宙与今天的世界之间不能存在任何矛盾,两者必须彼此相容。通过化石,我们可以回忆过去;通过经验,我们知道食物在保质期内不会腐坏。但是,证据与结论之间存在着一个断层,证据有时不足以?#24471;?#20154;们想用它?#24471;?#30340;内容,比如看见番茄上的霉斑(证据),我们认为它是几天前买的(结论),但这两者之间其实存在着一个断层。一旦存在这样一个断层,一个逻辑上的断层,就滋生出了怀疑主义。


  怀疑主义怀?#20260;?#35859;的关于过去的知识,甚至怀疑“过去?#31508;?#21542;存在。但令人好奇的是,人们总是更愿意接受过去的知识,而不愿意接受关于未来的知识。


  或许,这是因为人们能从?#19988;?#20013;看到过去。比如?#25285;?#30001;于光的传播需要时间,人们看见的?#20999;?#20854;实是几百万年前的?#20999;牽?#32780;未来的一切还不存在,至少当下还不存在。但是,我们也可以反驳?#25285;?#36807;去的一切同样不存在于当下。未来确实无法预测,但人们关于过去的观念同样可能?#35892;?#30340;。而且,在未来的发现,不仅能够?#33539;?#20154;们之前预测的未来是否正确,有时还要根据它们修正过去的知识。所以,人们对现在的理解可能也?#35892;?#35823;的。


  对有关未来的知识的关注,很容易让人怀疑归纳?#35780;?#30340;可行性,大卫·休谟就提出过这种质疑。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24515;?#23481;,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24076;?#29256;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26032;?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email protected]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23454;?#20301;: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

元游棋牌通比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