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游棋牌通比牛牛|850通比牛牛什么牛最大
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世故的尽头 天真的起点》

2019/02/22 16:19:59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余光中
   

  一本让人回归初心的文艺之书,献给对世故厌恶透顶的人!


  愿你能不惧时间不惧忧伤,在生命里从容漫步,在时光中畅快漂泊。


  生命是纯净的火焰,世故燃尽,唯留一片天真。


  1、图书基本信息

image.png


  作    者:余光中


  出 版 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ISBN : 978-7-5596-2909-8


  出版日期:2019年3月


  定    价:48.00元


  开    本:小16k   页数:240


  上架建议:文学-散文


  2.读者定位


  12-35岁学生、白领、文学爱好者、文艺中青年。


  3、作、译者简介


  余光?#26657;?928-2017),当代著名的散文家、诗人、批评家、翻译家,祖籍福建,生于江苏南京。因孺慕母乡常州,神游古典,亦自命江南人。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将之称为自己写作的四度空间。


  文学影响力既深且远,遍及华人世界,被誉为当代中国散文八大家之一。


  4.内容简介


  你知道你是谁吗?你是你自己。然而,宝贵的天真早已被庸俗的世故绞杀,我们的初心黯淡无光。在生命里从容漫步、在时光中畅快漂泊的余光中回来了,智慧的诗人带领我们与伟大的灵魂对话,唤醒我们日益模糊的自我。


  世故终有尽头,天真是我们重新出发的起点。


  5.编辑推荐


  1.余光中后人亲自审定,篇目经典,内附珍贵照片


  本书精选了余光中先生50年散文精华,包括名篇《听听那冷雨》《逍遥游》《假如我有九条命》《我的?#27597;?#20551;想?#23567;貳都且?#20687;铁轨一样长》等。图书荣获授权收录2006年余光中先生全家在前往阿拉斯加游轮上的珍贵全家福。


  2. 文章诗意隽永,力助读者提高写作水平和文艺修养


  余光中的文字悠远、辽阔、深沉,且兼有中国古典文学与外国现代文学之精神,创作手法新颖灵活,比喻奇特,描写精雕细刻,抒情细腻缠绵,一唱三叹,含蓄隽永,意味深长,韵律优美,节奏感强。读他的文章,既能得到美的享受,更能开阔眼界,悟透许多人生?#35272;懟?/p>


  3.找到自我,回归初心


  从稚嫩到成熟,我们总要经历这几个阶段:不知道自己是谁,忧郁;知道自己不是谁,幻灭;知道自己是谁了,放心。你知道自己是谁吗?和余光中一起与伟大的灵魂对话,做回世间独一无二的自己,成为你想成为的人。


  4.?#26032;?#24840;是艰难,愈要负重前行


  是的,这是?#26032;?#38590;的时代,世界喧嚣吵闹,房价、医疗、生育、上学、求职、养老、环?#22330;?#31246;收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退缩?#39062;?#19981;能解决问题,只?#26032;?#22836;修炼、负重前?#26657;?#25165;会看到希望的曙光。读着余光中的《逍遥游》,在清醒中保持自由,在时光中畅快前?#23567;?/p>


  5.世故终有尽头,天真是我们重新出发的起点


  你那么世故,处处?#19981;?#24819;要得到所有人的认可,一定很累吧。既然任何一?#20013;愿?#37117;避免不了得罪人,不如做会本真的自己,跟随内心的脚步,以一颗简单纯真的心面对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


  6.设计精美,彩色印刷,四季诗歌明信片卡册带你自由?#19978;?/strong>


  图书从环衬、扉?#22330;?#20070;?#23478;?#33050;、内文版式都精心做了设计,使得全书的气息由内而外的精致雅。在2亿高清图片中精挑细选了20幅油画和水彩画,全?#35270;?#21047;,配上余光中作?#20998;?#30340;金句,意蕴深远,文艺感强。四季诗歌明信片卡册,双语对照,带你踏上一场不一样的浪漫旅程。


  目 录

  Contents


  第一 辑  在生命里从容漫步


  从从容容地过日子,看花开花谢、人往人来,并不特别要追求什么,也不被“截止日期”所追迫。


  假如我有九条命 / 002


  我的?#27597;?#20551;想?#23567;? 006


  “你的耳朵特别名贵? / 013


  ?#31243;?#23665;?#21360;? 016


  花 鸟 / 020


  绣口一开 / 027


  朋友四型 / 030


  独木桥与双行道 / 033


  一笑人间万事 / 037


  第二辑 在时光中畅快漂泊


  一片大陆,算不算你的国?一个岛,算不算你的家?一眨眼,算不算少年?一辈子,算不算永远?


  逍遥游 / 042


  九张床 / 049


  木棉之旅 / 056


  风吹西班牙 / 063


  山国雪乡 / 075


  海 缘 / 091


  南半球的冬天 / 112


  第三辑 与伟大的灵魂对话


  你不知道你是谁,你忧郁;你知道你不是谁,你幻灭;你知道你是谁了,你放心。


  艾略特的时代 / 120


  凡·高的向日葵 / 127


  用伤口唱歌的诗人 / 133


  诗的三种读者 / 143


  ?#24403;?#23572;文学奖 / 146


  钞票与文化 / 150


  书斋 ? 书灾 / 156


  第四辑 ?#19988;?#20687;铁轨一样长


  那平行的双轨一路从天边疾射而来,像远方伸来的双手,要把我接去未知;不可久视,久视便受它催眠。


  何曾千里共婵娟 / 164


  望乡的牧神 / 168


  没有邻居的都市 / 183


  寂寞与野蛮 / 190


  听听那冷雨 / 193


  仲夏夜之噩梦 / 200


  樵夫的?#27599;?/ 213


  ?#19988;?#20687;铁轨一样长 / 215


  精彩书摘:

  假如我有九条命


  假如我有九条命,就好了。


  一条命,就可以专门应付现实的生活。苦命的丹麦王子说过,既有肉身,就注定要承受与生俱来的千般惊扰。现代人最烦的一件事,莫过于办?#20013;话焓中?#26368;烦的一面莫过于填表格。表格愈大愈好填,但要整理和收存,?#20174;?#23567;愈?#22870;恪?#34920;格是机关发的,当然力求其小,于是申请人得在?#27597;?#29273;签就塞满了的细长格子里,填下自己的地址。许多人的地址都是节外生枝,街外有巷,巷中?#20449;?#38376;牌还有几号之?#31119;?#19981;知怎么填得进去。这时填表人真希望自己是神,能把须弥纳入芥子,或者只要在格中填上两个字“天堂”。


  一张表填完,又来一张,上面还有密密麻麻的各条?#24471;鰨?#24517;须皱眉细阅。至于照片、印章,以及各种证件的号码,更是缺一不可。于是半条命已去了,


  002


  在生命里从容漫步第一辑


  剩下的半条勉强可以?#32654;?#22238;信和开会,假如你找得到相关的来信,受得了邻座的烟熏。


  一条命,有心留在台北的老宅,陪伴父亲和岳母。父亲年逾九十,?#24050;?#22833;明,左眼不清。他原是最外倾好动的人,?#19981;?#19982;乡亲契阔谈宴,现在却坐困在半昧不明的寂寞世界里,出不得门,只能追忆冥隔了二十七年的亡妻,?#34924;?#20998;散在外地的子媳和孙女。岳母也已过了八十,五年前断腿?#20004;瘢?#27493;履不再稳便,却能勉力以蹒跚之身,?#23637;?#26049;边的朦胧之人。她原是我的姨母〔1?#24120;?#23478;母亡故以来,她便迁来同住,主持失去了主妇之家的琐务,对我的殷殷照拂,情如半?#31119;?#20351;?#39029;?#24120;?#24515;?#22825;无绝人之路,我失去了母亲,神却再补我一个。


  一条命,?#32654;?#20570;丈夫和?#32844;幀?#19990;界上大概很少全职的丈夫,男人忙于外务,做这件事不过是兼差。女人做妻子,往往却是专职。女人填表,可以自称“主?#23613;保╤ousewife),却从未见过男人自称“主夫?#20445;╤ouse husband)。一个人有好太太,必定是天意,这样的神恩应该细加体会,切勿视为当然。


  我觉得自己做丈夫比做?#32844;?#35201;称职一点,原因正是有个好太太。做母亲的既然那么能干又负责,做父亲的也就乐得“?#26500;?#32780;治”了。所以我家?#25932;?#30340;是总理制,我只是合照上那位俨然的元首。?#27597;?#22899;儿天各一方,负责通信、打电话的是母亲,做父亲的总是在忙别的事情,只在心底默默?#34924;?#30528;她们。


  一条命,?#32654;?#20570;朋友。中国的“旧男人”做丈夫虽然只是兼职,但是做起朋友来却是专任。妻子如果成全丈夫,让他仗义疏财,去做一个漂亮的朋友,“江湖人称小孟尝?#20445;?#20415;能赢得贤名。这种有友无妻的作风,“新男人”


  〔1〕余光中与妻子范我存是远房表兄妹关系。


  003


  世故的尽头 天真的起点


  当然不取。不过新男人也不能遗世独立,不交朋友。要表现得“够朋友?#20445;?#23601;得有?#23567;?#26377;钱,才能近悦远来。穷忙的人怎敢放手去交游?我不算太穷,却穷于时间,在“够朋友”上面只敢维持低姿态,大半仅是应战。跟身边的朋友打完消耗战,再无余力和远方的朋友隔海?#34903;蓿?#32500;持庞大的通信网了。演成近交而不远攻的局面,虽云目光如豆,却也由于鞭长莫及。


  一条命,?#32654;?#35835;书。世界上的书太多了,古人的书尚未读通三卷两帙,今人的书?#20013;?#28044;而来,将人淹没。谁要是能?#38597;?#21451;题赠的大著通通读完,在斯文圈里就称得上是圣人了。有人读书,是纵情任性地乱读,只读自?#21512;不?#30340;书,也能成为名士。有人呢,是苦心?#20081;?#22320;精读,只读名门正派的书,立志成为通儒。我呢,论狂放不敢做名士,论修养不够做通儒,有点不上不下。要是我不写作,就可以规规矩矩地治学;或者不教书,就可以痛痛快快地读书。假如有一条命专供读书,当然就无所谓了。


  书要教得好,也要全力?#24895;埃?#19981;能随便。老师考学生,毕竟?#27573;?#26377;限,题目有形。学生考老师,往往无限又无形。上课之前要备课,下课之后要?#26408;恚?#36825;一切都还有限。?#25925;?#22312;教室以外和学生闲谈问答之间,更能发?#21360;?#20154;师”之功,在“教”外施“化”。常言“名师出高徒?#20445;?#26410;必尽然。老师太有名了,便忙于外务,席不?#20061;?#24590;能即之也温??#25925;?#26377;一些老师“博学而无所成名?#20445;?#33021;经常与学生接触,产生?#25932;А?/p>


  另一条命应该完全?#32654;?#20889;作。台湾的作家极少是专业,大半另有正职。我的正职是教书,幸而所教与所写颇有相通之处,不至于互相排斥。以前在台湾,我日间?#36867;?#25991;,夜间写中文,颇能并行不悖。后来在香港,我日间教三十年代文学,夜间写八十年代文学,也可?#24895;?#34892;其是。不过艺术是需要全


  004


  在生命里从容漫步第一辑


  神?#24230;?#30340;活动,没有一位兼职然而认真的艺术家不把艺术放在主位。鲁本斯任荷兰驻西班?#26469;?#20351;,每天下午在御花园里作画。一位?#22363;?#22312;园中走过,说道:“哟,外交家有时?#19981;?#20960;张画消遣呢。”鲁本斯答道:“错了,艺术家有时为了消遣,也办点外交。”陆游诗云:“看渠胸?#20255;?#23431;宙,惜哉千万不一施。空回英概入笔墨,生民清庙非唐诗。向令天开太宗业,马周遇合非公谁?后世但作诗人看,使我抚几空?#24213;傘!?#38470;游认为杜甫之才应立功,而不应仅?#38589;?#35328;,看法和鲁本斯正好相反。我赞成鲁本斯的看法,认为立言已足?#38498;饋?#40065;本斯所?#28304;?#21518;,是由于他的艺术,不是他的外交。


  一条命,专门?#32654;?#26053;?#23567;?#25105;认为没有人不?#19981;?#21040;处去?#32431;矗?#22810;看他人,多阅他乡,不但可以认识世界,亦可以认识自己。有人旅行是乘豪华?#20107;鄭?#35874;灵运再世大概?#19981;?#22914;此。有人背负?#24515;遥?#32763;山越岭。有人骑自行车环游天下。这些都令我羡慕。我所优为的,却是驾车长征,去看天涯海角。我的太太比我更爱旅?#26657;?#25152;以夫妻两人正好互做旅伴,这一点只怕徐霞客也要艳羡。不过,徐霞客是大旅行家、大探险家,我们只是浅游而已。


  最后?#25925;?#19968;条命,?#32654;?#20174;从容容地过日子,看花开花谢、人往人来,并不特别要追求什么,也不被“截止日期”所追迫。


  ——1985 年 7 月 7 日《联合副刊》

寂寞与野蛮


  去年九月我来高雄定居之后,本地人常会问我一个难?#28304;?#22797;的问题:“高雄是不是文化?#34924;俊?#36825;问题显然为有心的高雄人所关?#24120;?#20960;乎已成为一种敏感的情意结了。


  高雄是文化?#34924;?#21527;?当然不是。高雄的文化不能算兴盛,比起台北来?#23545;?#19981;如,但是高雄毕竟有不少文化团体,还有不少文化人,在从事文化工作,参加文化活动,当然不能说是文化?#34924;?#19981;过高雄的文化活动,有很多要仰赖外来的文化人或文化团体,只能算是过路文化,不能深入而持久。同时,静态的精神?#27785;福?#20687;报纸、杂?#23613;?#20070;籍、电视等等,大半仍?#23458;?#30028;输入,离自给自足还颇遥远。高雄的文化人口必须增加,对于文化,要求必须提高,才会相应地产生自给自足的本地文化。到那时候,高雄人自然不会再有文化?#34924;?#30340;情意结。


  以上所说,乃“正文化”。“正文化”的反面有一?#26234;?#20917;,可以称为“负文化”。任何情况,若是妨害文化的成长,或者显示日常生活里欠缺文化,都可以说是一种“负文化”。例如:出书是“正文化?#20445;?#21017;盗印就是“负文化”。社会上如果听任“负文化?#36744;保?#21017;“正文化?#26412;?#22833;去生机,黯然无光。


  如此说来,环境的污染都是“负文化”。空气和水土的污?#31455;?#28982;是众所周知,可是其他?#38382;?#30340;污染也正在为害我们的社会。例如,噪音正污染我们的听觉,垃圾正污染我们的视觉与嗅觉,二手烟正污染我们的?#25105;丁?#22312;噪音的近邻举行音乐会,在垃圾?#38597;?#20030;行画展,在二手烟氤氲的戏院鼓吹电影周,都是正?#21512;?#28040;的困?#22330;?/p>


  高雄不但应该在“正文化”上和台北比大,更要在“负文化”上和台北比小。文化的反面是野蛮。“负文化?#26412;?#26159;野蛮。驾车超越双黄线,是野蛮;在医院和戏院的冷气里害别人吸二手烟,是野蛮;在街头用凄厉的扩音器叫嚣竞选或者狂播歌仔戏,滥放鞭炮而炸?#23707;?#23376;的眼睛,排酒席?#21705;及?#26465;街,随地?#40635;?#27028;如吐血……这一?#24515;?#20013;无人的行为全是野蛮,全是“负文化”。


  文化的体现在于生活。如果一个社会在生活上野蛮,怎能奢望它在文化上高超?高雄人要担心的,恐怕不是我们的城市有无文化,而是我们的城市是否野蛮。


  没?#23567;?#27491;文化?#20445;故?#27963;得下去,最多寂寞而已。生活在“负文化”里,那苦头就太大了。我在西?#27833;?#30340;后山,有时候,呼吸着污染的空气,忍受着间歇发作的野蛮噪音,我甚至忽发奇想:要真是?#34924;?#23601;好了,?#36797;偕衬?#21448;干净?#32844;?#38745;。

  近年我们的社会日趋?#25381;校?#20174;每户拥有多少冰箱、电视机、洗衣机到个人所得,我们久已习于?#22312;肌?#36825;些当然也?#32654;?#19981;易,值得?#38498;饋?#21487;是人民的幸福与社会的健全,不全在赚得多,更在活得好。如果袋里有钱却时刻担心被抢,房里有冷气却无辜被二手烟所?#28023;?#27491;在过虎年,却当?#31258;被ⅲ?#20877;富有的社会?#27493;?#19981;起“负文化”的噬咬了。


  ——1986 年 6 月 20 日《台湾新闻报》“西?#27833;濉备?#21002;


  (编辑?#35946;?#24605;)


注:本网发表的所?#24515;?#23481;,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24076;?#29256;权归版权所有人所?#23567;?/p>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元游棋牌通比牛牛 22选5福彩开奖结果 本尤德科塔什干火车头 卡昂鞋子 神鬼奇航彩金 彩票销售员一个月多少工资 鲁能vs庆南fc 传奇街机电玩捕鱼 巴拉多利德阵容 明日之后隐藏成就 牛仔和外星人彩金